壹专栏 作品集锦囊 文书DIY大本营 留学干货 艺术留学视频

教师节特辑 |为啥日本漫画家就能薪火相传,我们撕到如此不堪?

关键词: 
 
壹壹艺术教育发表于  2016-09-12
内容简介
麻烦二位,别再给今天丢脸了!


本来好好的一个节日,却被这俩搅了兴致。


就在前几天,郭德纲发微博晒家谱,清理门户;被点名的曹云金放长文爆猛料,毫不含糊。




一边是痛心疾首的师父,但凡登台露脸,必定要说一番诸如“让我最伤心的就是像这样的儿徒,我亲手教出来的,亲手要把我置于死地”之类的警世名言;一边是哀哀欲绝的徒弟,忙不迭向父老乡亲哭诉“你想让我身败名裂,万劫不复,你知道我最清楚你那些见不得光的往事”。




没关系,反正本大圣从来没看过让德云社再一次扬名立万的《××喜剧人》第二季,不知道郭大师为了捧听话弟子,用慈父般的面孔将一档综艺硬生生唱成了自家堂会。


反正本大圣从来没翻过历次采访和几天前的长篇叙事散文,不知道曹云金洋洋洒洒骂了师父近万言,却只字未提自己的意马心猿。

反正,用一个词足以概括二位相声大师——怨妇。老少齐心,将师徒抖成了包袱。真是够了!至少在今天,内助一句都不想再听。




别人的事无从论断,自己的事犹在眼前。


我只记得,小学高年级时候的班主任,腰经常疼得很厉害,却每天中午抽出半个小时的休息时间给我们出题改卷。


我只记得,刚上初中时的语文考试,因为错了一道默写题,被老师抽竹板。前几个月回家再遇见,他居然没忘当时打了有五下。


我只记得,高考那天早晨,班主任戴了一副墨镜站在校门旁边,我刚想过去说,老师你第一次戴墨镜啊,没有眼镜能看清吗?却感觉他似乎并不想被谁发现,默默转身走远。


我只记得,高考放假前的最后一节课,数学老师放了一整堂的电影,英语老师讲了一整堂的题目,语文老师说了一整堂的废话,政治老师给我们看她藏了很久的照片婚纱。班主任竟然唱了一首歌当作离别礼物,结果大家悲哀地承认,让一个学术男去搞声乐,真是个错误。




真可惜,我和老师的故事实在没什么意思。那就讲点有料的,我想想……动漫怎么样?




在日本漫画界,主流创作模式是漫画家主画+助手帮忙,这样的环境几乎就是师徒搭档的最优土壤。第二代创作者中的领军人物小畑健,在画出《棋魂》《死亡笔记》之前,没什么爆款作品,但他那种工整沉稳的画风还是得到了一些媒体的称赞,被誉为十年一遇的天才(看来,岛国的漫画家常有,而美少女不常有啊)



后来,他用一部《棋魂》为日本增加了近百万的围棋人口


这个名号传出去以后,小他一岁的和月伸宏坐不住了,准备去踢馆。为了百战不殆,和月兄仔细分析了一下小畑健的画作,然后一溜烟找上门……非要拜人家为师。虽然这种行为超级没出息,但和月兄却因此承袭了老师大气洗练的艺术风范,画出的《浪客剑心》艳惊四座,风光无量。



接下来,功成名就的和月兄辞别师父,开了自己的工作室。有一天,一个年轻人从熊本县(莫名喜感)跋山涉水找过来非要跟他学艺。交谈过后,和月兄觉得这个读了一年大学就跑路的哥们儿实在不靠谱,奈何对方百折不回的精神颇有自己当年拜师的气派,就把他留了下来。在相处的过程中,和月兄慢慢发现,这个学生的天赋和勤奋实在难得一见,便开始着力培养。



长得有点像wuli科科


事实证明,不管是拜师还是收徒,和月兄的眼光都相当毒辣。因为后来,年轻人凭借着一个延续19年的冒险幻想,成为打破漫画发行量记录的男人。


他的名字是尾田荣一郎,那个引领时代的传奇叫《海贼王》




要知道,在日本动漫的圈子里,由销量先后直接关联的排位上下几乎就是衡量漫画家的唯一指标。而上面提到的两个徒弟,对各自师父的碾压程度基本上是属于排山倒海级别的。而他们之间被抢了饭碗还能不翻脸,远处的郭大师表示根本无法理解!




不着急,那就再给相声泰斗举个例子。首先来明确一下,这个故事里的BOSS名叫《少年JUMP》,这本杂志在日本漫画家心目中的地位,就好比是金三胖之于大朝鲜。



几十年来,那些广为人知的形象几乎全部出其门下


呃,这个比喻也有一点不恰当,因为所有的朝鲜人民对三胖将军铁定是痴心绝对,而至少有两个漫画家对《少年JUMP》敢冒天下之大不韪:一曰北条司,一曰井上雄彦。废话,肯定是师徒俩。


时间倒推30年,岛国人民对格斗打怪的热爱登峰造极,《少年JUMP》自然不遗余力。于是,漫画家们纷纷顺应形势,就连《圣斗士星矢》《七龙珠》的作者也对各自的情节进行了很大程度的修改。



然而被公认为《少年JUMP》画工第一好的北条司先生,公开表示老子才看不惯你那一套,坚持让自己《城市猎人》里的男主寒羽良整天耍帅泡妞,四处乱走。




结果当然是跟老东家闹翻,而北条先生本来就无所畏惧,随即撂了挑子,去画自己中意的温情幽默题材,献上的《非常家庭》堪称世范。虽然再也没卖出过以往的好价钱,但懂行的人都说,北条先生的功力比那时超出了一大截。




老师如此有性格,调教出来的井上雄彦也不是吃素的。虽然他笔下的《灌篮高手》照亮了内助这一代人的青春,但是到了最后,樱木受伤,湘北落败,终究没能给我们一个世俗的交待。哪怕当时《少年JUMP》给出的威胁是封杀,井上同学就是要这么安排。




其后,井上同学也离开了老东家,拿起鲜有人用的毛笔作画,祭出的《浪客行》磅礴典雅。虽然销量跟之前没法比,但道上的人都说,井上同学的画工比那时进步了一大段。



哪怕身处花团锦簇的中心地带,二人就是不合本意我死都不改;哪怕站在万众膜拜的行业巅峰,二人依旧不断进取毕敬毕恭。

后来的某天,老师北条入行整整30年。学生井上送了一幅漫画给他,上面是《城市猎人》里的女主角牧村香。下面写了几句简单的话:“师父,坚持奋斗在漫画事业的第一线是怎样一回事,是您教给了我。恭喜您,达成这30周年的伟业。”





同心同路,是为师徒。意合情真,方得传承


这恐怕就是教育的意义吧,谁都不清楚未来,但总有一群人从不吝啬对每个孩子的希望与关爱。


就好比大圣我这样的苗子,即使从少年长成青年,终究还是废狗,干不出一件大事能让老师靠我来吹牛。然而,每当踏上一条陌生道路的时候,他们还是牢牢牵住我的手。




谨以此文,祝全天下老师节日快乐



本文版权属于壹壹网(yiyiarts.com),转载请注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壹壹
相关阅读
马里兰艺术学院专访:莱斯利金·哈蒙德... 2015奥斯卡提名揭晓:《鸟人》、《布达佩斯大饭... 凛冬将至:梦工厂重组,裁员500人... UAL伦敦艺术大学Offer三连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