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专栏 作品集锦囊 文书DIY大本营 留学干货 艺术留学视频

帕森斯设计学院Parsons留学生活揭秘——留学生是活在什么氛围中的

关键词:  帕森斯设计学院 美国艺术留学 艺术留学 艺术类院校
 
ZFY发表于  2015-04-28
内容简介
作为全球最令人向往的时装学院之一 帕森斯设计学院Parsons 的学生,在外人眼里都是光彩照人,前途无量,然而那究竟是怎样一种体验? 最近,Nymag 网站采访了一名帕森斯设计学院Parsons 的学生,详细解读了这里备受煎熬的求学生活的真实面目。

作为全球最令人向往的时装学院之一 帕森斯设计学院Parsons 的学生,在外人眼里都是光彩照人,前途无量,然而那究竟是怎样一种体验?

最近,Nymag 网站采访了一名帕森斯设计学院Parsons 的学生,详细解读了这里备受煎熬的求学生活的真实面目。


“曾经,我看着杂志上的服装对自己说:我想到成为设计这些服装的人。上初中的时候,有人对我说起了帕森斯设计学院Parsons,整个高中时代我都对父母说我要去这里读书。我听说这里是最好的时尚学校。高中我看了“Project Runway”,节目里每一样东西都如此迷人。我想象着,人们在帕森斯设计学院Parsons充满创意的环境里富有激情的工作着,相互交换着彼此的点子。但当我来到这里后才发现,这里是痛苦的,人们讨厌时装秀,你不得不自己照顾自己。

不修边幅

四年前我开始了这里的生活,那时我们很在意自己的外表:我们会化妆、做头发、设计自己的服装。但很快就不这么做了。现在我几乎不化妆,大多数日子都穿着牛仔裤和T恤。我们几乎没有睡眠。如果你像我这么穿衣服,没有人会说什么,也没有人会反对你。艺术留学

以貌取人

但如果你穿的很漂亮,穿着昂贵的衣服,人们就会对你有所回应。我听到过老师是如何对那些穿的很漂亮的学生说话的,老师会更友好,就好像他们与这些学生有共同的品味一样。一些学生会穿着非常奢华的衣服,看起来非常漂亮。这让他们的作品也似乎更有品味,因为他们知道如何展现自己。我认为穿的好的确会有所帮助,但并不会伤害到谁。我的一位室友非常的有钱,她有很多非常昂贵漂亮的衣服,但她从没意识到这一点,因为她就是穿着这些昂贵的衣服长大的。


黑白灰一统天下

有时候我觉得自己不一定能融入学校那些很酷的学生中去。他们全身都穿着黑色或白色——这是新哥特风——超大号、宽松的衣服。看起来十分冷淡,这是他们的态度。每个人都对先锋设计师 Rick Owens和 Raf Simons着迷,在谈论自己的灵感的时候总是不断提及这两个人,也体现着他们的作品之中。老师也经常开玩笑说学校只有黑、白、灰。

哥特风盛行

新开的哥特风课程很快就报满了学生。这种80年代的亚文化有着黑暗哥特风的音乐和书籍,我认为这种文化将会在高级时装中复苏——很多人都受到这些主题的影响。我看见人们在 Instagram上发布头骨和巫术的图,这些都是受到了Rick Owens的影响。人们也突然开始对 《Twin Peaks》(大卫林奇的电影) 感兴趣。老师们推广了这个想法,可以在现在的时装秀上看到相关元素。


男装女装两重天

第一年的女装课里,人们都非常刁钻刻薄。每个人都不正眼看人。但现在几乎不会了,因为我在修男装课程。我觉得修男装课程的学生更加友好。我们选择男装是因为我们想要为客户做设计,我们理解那种心境,我们不会对那些想法大惊小怪。

每一位老师都经常说,我们应该像 Comme des Garçons的Rei Kawakubo那样,因为她是为自己做设计。她不在意别人怎么想,也不在意她会被怎样评价。她做的东西很疯狂,但她的作品都很漂亮。他们的观点是,如果你能做到这样,你以后就可以经常设计最基本的东西了。

不眠不休

不论什么时候我到学校去工作,学校都座无虚席,人们在争抢工作空间。学生们会一直在这里工作,甚至是周末,甚至是夜里很晚的时候。上学期间学校在午夜12点关闭,但在期末会24小时开放,80%的学生都会待在这里。

平均每晚我会睡5个小时,每周会有一两天熬通宵。我们的核心课程每节6小时,我有一门课是6小时的,一周两节。因此每周都有两个6小时不停缝纫、画效果图等等。在周日我有份工作。我知道很多学生会服用Adderall(安定类药物),我不会,我反对服用这种药物。我觉得这个做法很蠢,我宁愿喝很多咖啡少睡一会。在我的班里有一个女孩正在变得抑郁,就是因为服用这种药物不当。

与温情和浪漫绝缘

自从在Parsons读书,我从没有和谁约会过,根本不可能和任何人保持感情关系,我仅仅与父母保持稳定的关系。如果我和朋友去酒吧,我会说自己有多少作业必须要做。年初的时候,我每个周末都会出去玩,然后慢慢变成一个月一次,最后在学期末,我甚至都不会离开学校。

而那些派对也都不是传统的校园派对,很难遇到合适的男性,同性恋更多。

我看到一个学生哭了一整个学期。大多数敏感的学生都被淘汰了,少数留了下来。这非常令人难过,班里的每个人都不舒服。有一位老师对我说我的作品不够好不能再继续读了,而另一位来事告诉我我的作品很棒。我很固执不会让自己哭,但我会跑回家大哭一场。我不是那种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或需要被溺爱的人,但我觉得老师们没有尝试理解或了解我们。


从毕业设计到工作岗位

现在我在做毕业设计,这或许能为我带来一份工作。这是一个梦想。学期末,不论什么时候我们向评审们展示自己作品,都是在学校外获得工作的第一步。如果有评委觉得非常喜欢其中的某些服装,他们可能会对别人谈起,或是开个会,然后他们的店铺甚至 Barneys 或 Bergdorf Goodman 等奢侈品百货公司会来买下整个系列。我认为学校为我们提供了很多好机会。如果作品真的很好,我有信心一定会有人注意到。我们应该会有15件服装。整个夏天,我每周会工作40个小时为最后的毕业设计攒钱,但这些钱花的很快,我还没有决定好最后使用什么材料来制作衣服。

最后我攒了1,500美元,但我了解到的有一名学生在毕业设计上花了20,000美元,这包括材料或材料制作,不论是印染、洗涤或装饰,然后是样品制作。我也听说有人只花了500美元,但他使用的是回收材料。

我班里有个人认识在中国开工厂的人,他会把图案发送过去然后在那里制作。让别人来做样品并不便宜,但非常省事,而且还不需要自己缝纫。应该对毕业设计的外包比例有所限制,但学校并没有这样做。


我很有希望得到一份工作,但我非常的紧张,因为我听说太多学生在毕业后依旧在实习。这并不是我要选择的。帕森斯设计学院我听说有一个女孩在毕业后得到了一份在纽约长岛的Jo-Ann’s Fabric的工作,这很让我受挫。我更想到纽约市以外的地方去生活。”

本文版权属于壹壹网(yiyiarts.com),转载请注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壹壹
相关阅读
2015【台北国际电脑展创新设计奖】现已开放报... 加州艺术大学荣誉校友Calamity West荣膺2014... 首届非洲艺术文化节开幕 詹姆斯·吉尔雷的讽刺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