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专栏 作品集锦囊 文书DIY大本营 留学干货 艺术留学视频

中央圣马丁学设计究竟有多难?

关键词:  中央圣马丁艺术与设计学院 艺术留学 艺术类院校 英国艺术留学
 
ZFY发表于  2015-04-24
内容简介
从远处看,英国中央圣马丁艺术与设计学院所在的土红色包豪斯风格的建筑平平无奇。它距离伦敦市内最主要的火车站King's Cross大约5、6分钟的步行时间,楼前是清浅的摄政河(Regent River)。河的岸上原本是鱼市场和蔬果市场,但2011年这里被重新改建,成为中央圣马丁的新校区。
对于时尚业特别发达的伦敦来说,中央圣马丁设计只是其中的一环!

从远处看,英国中央圣马丁艺术与设计学院所在的土红色包豪斯风格的建筑平平无奇。它距离伦敦市内最主要的火车站King's Cross大约5、6分钟的步行时间,楼前是清浅的摄政河(Regent River)。河的岸上原本是鱼市场和蔬果市场,但2011年这里被重新改建,成为中央圣马丁的新校区。

如果为John Galliano、Stella McCartney、Christopher Kane和James Dyson这些横跨时装和电器行业、活跃年代跨度将近30年的时装设计师和工业设计师寻找一个交集的话,那便是他们都毕业于中央圣马丁。这所设计院校最早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854年,下设女装、男装、印花、针织、面料等多个专业,和美国帕森斯设计学院、比利时安特卫普皇家艺术学院以及法国ESMOD一道,是全球最知名的设计学院之一。整个20世纪里,那些推动过欧洲甚至全球舞台设计、工业设计和服装设计的人物中,有相当一部分都与中央圣马丁有联系。

中央圣马丁声名鹊起并非偶然,早在18世纪,伦敦在欧洲就已经是时尚业最发达的城市。到19世纪,伦敦市中心的萨维尔街(Savile Row)逐渐成为那些讲究穿着的绅士们定制西服的裁缝街,聚拢了欧洲最出色的裁缝和设计师。

尽管二战的爆发让整个欧洲时装行业一度陷入停顿,但二战结束之后的1947年至1957年这10年间,伦敦的高级定制时装再次迎来蓬勃发展的时期—新财富被大量创造出来,人们对时装的需求再次涌现。法国设计师Christian Dior把这10年称为巴黎和伦敦时装行业的“黄金岁月”,时装的流行风格也从战时的朴素演变成正统而优雅。

但在当时,英国社会也充斥着对时装行业的反对声。“战时人民连饭都吃不饱,当看到后来时装设计师用那么多华丽布匹制造衣裙时,都批评是罪行。”英国国立维多利亚和艾尔伯特博物馆(V&A博物馆)前馆长Mark Jones在一次采访中说道。英国艺术留学

但这些质疑的声音转瞬即逝,较之巴黎,伦敦的时尚风格发展得更为多元化。1960年代的摇摆女郎和1970年代的朋克都在伦敦开创了新的时尚风格。因为盛名不衰,这所学校也成为了全球各地许多想要成为设计师的年轻人梦想求学的地方,来自中国四川省成都市的女孩彭琳景就是其中之一。

成为一名服装设计师是彭琳景自小学时便开始的梦想,但真正找到开始实现理想的落脚点,是在她喜欢上Alexander McQueen之后—这位英国鬼才设计师1994年毕业于中央圣马丁,彭琳景决定追随他的脚步。2012年,从国内高中毕业之后,彭琳景顺利被中央圣马丁录取,成为这所设计学院女装专业的学生。

伦敦种族的多元和文化的丰富也给了在这座城市修读时尚的学生无限灵感。8月初,彭琳景要完成她最新的2014春夏系列,这一系列同时也是她大二的最后一个课程大项目,灵感即是来自一个印度教传统节日。

在中央圣马丁的女装专业,“项目”是最主要的课程形式,学生们需要根据老师规定的项目主题完成一个系列的设计。每一学年被分成3个学期,每个学期分别有3个小项目和1个大项目,小项目一般只需要画出设计草图即可,但大项目则需要把成衣也制作完整。

不同于以往老师都会对给出的主题有详细的解说,这一次,彭琳景和她的同学们只收到了一张A4纸,上面写了一个单词“Celebration(庆祝)”,除此之外没有更多信息,所有同学拿到手的时候都有点迷茫。

最后彭琳景把方向定在了“Color Festival(胡里节)”。这个节日原本是一个传统的印度教节日,但随着大批的印度后裔进入英国定居,Color Festival也被英国人变成了一次没有宗教含义的狂欢机会。每年8月,伦敦的温布利公园(Wembley Park)都会举办Color Festival,买票入场的人们可以穿上自己的旧衣服,互相朝其他人身上投掷彩色粉末。

借用Color Festival的灵感,彭琳景设计了一系列以白色、薄荷绿等浅色系为主的女装。她计划等整个系列完成后,请来模特穿上新设计,再往模特儿身上撒颜料,当颜料撒上去之后,布料材质不同会呈现出不一样的色彩效果。

8月时值暑假,因此彭琳景把打版、裁剪和缝纫的工序都安排在了自己的房间里——她的房间里工作台和缝纫机等一应俱全。但在平日开学期间,这些工作则主要在中央圣马丁的女装工作室里进行。圣马丁的设计工作室大多在教学楼的顶楼,天花板被设计成斜坡状玻璃顶,如果你看过《时尚大帝》(Lagerfeld Confidential)纪录片,会发现Chanel的工作室也是这样设计的。设计师们之所以喜爱采用这样的房顶,是因为自然光下布料的颜色能被正确地辨识,如果阳光太刺眼,一道白色帘布还会展开做适当的阻挡。

完成成衣制作是设计的最后一步,但大二之前,彭琳景把更多的时间放在了制作草图册(Sketchbook)上。所谓的草图册大约有一本《现代汉语词典》的厚度,里面详细记录了设计师设计前做的资料搜集、灵感来源、每一稿的设计以及修改过程等等。

“圣马丁的教学非常注重Sketchbook,通过不断做Sketchbook,让我们形成自己的设计思维,养成一种思考的习惯。”彭琳景对《第一财经周刊》说。并不是所有一流设计学院都如此重视草图册,在另一所著名设计学院——美国帕森斯设计学院对女装专业学生的教学方式则完全不是这样。彭琳景还在读大一时,学校来了一群帕森斯的交换生,这群学生便不是很擅长做设计草图册。

“他们一上来就直接拿布在模特儿身上比划,其实这也代表了美国的设计思路,就是更在乎衣服在台上穿出来的效果,没有太多概念性的东西,就像美国的时装品牌更注重实穿性。”彭琳景说。

纵观伦敦所拥有的全部时尚资源,你会发现中央圣马丁不过是整个时尚教育当中的一环,学生的学习和机会更多在学校之外。伦敦有着大大小小的博物馆、美发学校、发达的模特经纪公司和各式买手店。

对于彭琳景来说,她最常去的博物馆便是老师推荐最多的V&A博物馆,以获取灵感。而要设计一套服装的完整造型,除了衣服本身,还需要以合适的发型和妆容衬托。有次在海德公园闲逛时,彭琳景偶然结识了一位伦敦沙宣美发学院的学生,这位男生后来成为了彭琳景固定的发型合作伙伴。

此外,在英国也有足够多愿意帮助年轻设计师的公司,时尚电商Lyst在9月的伦敦时装周为新晋的设计师品牌撰写了一个专题,并为它们开辟了一个零售专区。而在中央圣马丁的图书馆内,还有一个角落是用于专门陈列布料和材料样板的,学生如果使用学校邮箱发送申请邮件给这些公司,有时还能得到这些布料公司免费提供的更多小样。

正因如此,许多年轻设计师——无论他们是否毕业于中央圣马丁——都选择了在伦敦开展他们的事业,彭琳景也将如此。但要成为一名成功的服装设计师,并不仅仅是成为一名成功的裁缝,这是彭琳景近一年来才真正领悟的。2013年,彭琳景在一个韩国独立设计师的品牌实习,学习到了许多圣马丁没能教给她的事。

每推出一个系列之前,这位韩国设计师都要仔细考虑选择什么面料、成本多高、大中小号各生产多少、预算是多少等等,这些财务细节的问题是彭琳景此前接触得很少的。待到新系列完成,设计师还需要转换身份成为一名出色的销售,拖着样衣到一间一间买手店推销自己的设计。此外,还要自行整理100多本时尚杂志、时尚网站编辑的邮箱,定期给他们发新产品目录以争取获得报道的机会。

“很多东西我以前想得很简单,但现在我知道,有能力有才华的设计师很多,但有人欣赏你更重要,没有我想的那么容易。”彭琳景说。这些困难也是中央圣马丁希望自己的学生懂得的。正如圣马丁已故著名硕士生导师Louise Willson所说,“我从来没有遇到过哪一个圣马丁毕业的设计师,他们来到中央圣马丁艺术与设计学院读书的目的就是为了创立自己的品牌。一个真正有天赋的人总是谦虚谨慎,或者缺乏自信的。”

本文版权属于壹壹网(yiyiarts.com),转载请注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壹壹
相关阅读
博士研究员艾迪特·南森在“立场画廊”的近期... 换个视角看秀场,品味艺术插画魅力... 从零开始,直升纽约视觉艺术学院研究生——白雅... MICA学生作品亮相时装秀